top0713.com -
心诺设计风尚是一个草根站!一个设计爱好者的博客,也是所有草根站长学习升级,设计爱好者互相学习的交流平台!!

水滴直播事件爆发后,周鸿祎的愤怒、迷茫和坚定

周鸿祎很愤怒。

大约周二中午,一条来自公众号「菲言菲语」的文章《一位 92 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在科技互联网从业者和更多人的朋友圈刷屏了。

这位女生宣称在 360 推出的水滴直播中找到了大量侵犯隐私的公共场所直播内容,并实地暗访了多个地点,发现 360 主动免费送出大量摄像头,践踏公众的隐私。

一开始周鸿祎还以为这位女生在「碰瓷营销」,查验了之后才发现,真相远比自己最一开始所判断的更加黑暗。

「这个账号,已经停更了 10 个月,之前发的都是些很标题党的东西,一恢复更新就连续两次黑我们,」周鸿祎站在一间会议室里,手指着大屏幕上显示的公众号截图,情绪激动地对记者说,「这绝对是黑公关。」

让他愤怒的是这篇文章里面与事实不符的地方实在太多。

比如这篇文章指出 360 摄像头只要工作就是在直播——并非如此。在周鸿祎看来,摄像头产品的主要功能是安防,比如防贼或者监控家里的老人小孩或者宠物等。和其它基于本地硬盘存储录像的安防摄像头不同,360 摄像头是基于云的,用户观看的画面本来就存放在云端(当然,只对用户本人开放),由此,水滴直播功能才成为了可能。

水滴直播的产品团队也在媒体沟通会的现场,由于技术故障,PPT 中关于「打开直播」这个操作的演示视频没能打开。负责 PPT 尴尬地示意演讲者继续讲下去,结果被周鸿祎打断。「不行,你们必须把这个演示出来。」

经过几分钟的调试,水滴直播的 App 终于显示在屏幕上。PingWest 品玩发现,直播功能的确是默认关闭的

「打开直播要经过 5 步操作,点击右下角设置,点击公开到水滴直播,点击三个同意按钮,点击同意协议,点击下一步。一共 5 步操作才能打开直播!」周鸿祎指着屏幕说,「我觉得还可以再复杂一点。」

相当复杂的操作,意味着摄像头的拥有者绝对不可能在不知情的前提下打开直播。周鸿祎急于证明,即便陈菲菲所言属实,360 也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但在这样的一起社会事件中,很难有人能够足够理性,大部分人只想把平台方的责任无限放大。周鸿祎把视线转向产品团队的负责人,「为什么不做的再复杂一点?」语气里有点恼火也有点无奈。

产品负责人也只得尴尬地低着头。

周鸿祎的愤怒,除了这些指摘让 360 蒙冤,更因为他本人也成了「黑公关」直接瞄准的对象。不得不说陈菲菲的文章标题起的有水平,直接把周鸿祎定性成了一个盯着 92 年女生看的怪叔叔。「非要性暗示,好像我对小姑娘怎么样了。我也是有小孩的人。」

周鸿祎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这样在公开场合发火了。

中国互联网行业什么德性众人皆知,对公关战也习以为常。但这次不一样,战火直接烧到了自己头上。

两年前,西雅图高朋满座,来自中美两国 28 家最顶级互联网科技公司的负责人齐聚一堂。打歪了领带的周鸿祎给苹果 CEO 库克展示 360 推出的新手机,引来了马化腾、曹国伟、杨元庆、科再奇等人围观。事后,周鸿祎指示公司公关部门推出了几条颇具自黑意味的长图片和文章。自打那以后,驰名中国互联网圈的「红衣大炮」一直哑火。

过去,周鸿祎和不少科技领袖之间的恩怨世人皆知。但现在,他说自己已经跟这些人成为朋友了。他跟傅盛一起吃饭,在乌镇跟李彦宏还喝了不少酒,席间跟着马化腾一起玩了几轮「我爱你」、「不要脸」的酒令。

在「红衣大炮」哑火长达两年的时间里,360 仍然没能和巨头结成同盟,成为强大派系的一员,但至少换来了其它大佬对 360 的友好和对周鸿祎的真诚。「这事出来之后,很多大佬给我发信息,『老周,真的不是我啊。』」周鸿祎说道。

不是他们,又是谁呢?

周鸿祎很迷茫。

360 方面展示的一张截图显示,本文开头提到的文章在社交网络上传播具有明显的人为推广特征。比如在很靠近的一段时间内,几个领域和粉丝量完全不同(几千到几百万)的关键意见领袖在微博上转发了这篇文章,而他们各自的转发量都止步在 700 上下。

既然不是互联网科技的同行,「我究竟招惹谁了呢?」周鸿祎自问。

「菲言菲语」断更 10 个月后的第一篇文章,发布于 12 月 1 日,标题为《在三色事件后,我在 360 水滴直播看到了一个 6 岁女孩儿的裸露上身》。

差不多那个时候,周鸿祎做了一件其它科技大佬没有做的事情:针对虐童事件公开发声,宣布免费赠送摄像头给幼儿园。

闻讯赶来申请摄像头的幼儿园总数超过了 5000 家,截至目前审核通过的已经超过了 1300 家,并且数字还在上升。

「当时很多人提的方案都是扯淡,什么提高老师待遇,加强老师培训,这些都是社会问题,」周鸿祎说,说 360 是一家技术公司,提供这些摄像头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不求一劳永逸,至少「摄像头放在那能起到威慑的作用。」

周鸿祎在沟通会上。视频截图来自凤凰科技

但他在这件事上想法太天真了。

假设一家幼儿园需要十几二十个摄像头,报价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二十万。因为传统的方案大多为本地监控,铝型材生产厂家云端摄像头最近才新兴起来,所以除了摄像头之外,还要配存储盘、线材等,再加上供应商的利润空间,这个报价在行业里是比较常见的。

如果 5000 家幼儿园从 360 免费拿到了摄像头,对于其它安防公司来说意味着不小的损失。

他感觉冤枉和委屈。自己是对外送过摄像头,但不像文章说的那样乱送摄像头获取公众的隐私内容。「一共就送过两次,第一次是『明厨亮灶』行动,跟饿了么合作,免费给餐馆直播后厨。第二次是虐童事件后给幼儿园。」

第一次一共送出 1000 台,不多不少,第二次也只有 1300 多台,在总共 500 万台左右的摄像头销量中占比极小。

周鸿祎指示员工在大屏幕上打开水滴直播应用,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直播频道,比如有风景台,铝型材生产厂家一个摄像头对着一座雪山;也有生态农业,摄像头对着养鸡场、蜂巢和猪圈;也有明厨亮灶,显示的是餐馆的后厨;还有一类广播电台,是各地电台的主持人在直播间里播音的画面,把过去的音频内容变成了视音频。

「都是很好的内容,就是没有一点商业价值,」

水滴直播推荐内容

「水滴直播是我们一个很不重要的产品,不赚钱,还有很大成本,没有商业模式,我们也没有做商业化。按我的习惯,如果惹了麻烦还不如关了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鸿祎说。

今年早些时候,舆论界开始出现呼唤周鸿祎以原来「红衣大炮」的性格重出江湖的声音。一篇名为《人民呼唤周鸿祎》的文章流传甚广。

360 给幼儿园送摄像头的举动,在商业上的确不太守规矩,打破了行业秩序。不过在这个硬盘可以随时坏掉的时代,周鸿祎还是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好事。只是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他有点不确定,这好人要不要继续做下去了。

「你们不是人民呼唤周鸿祎吗?我就不该听你们的呼唤。以后还是不要呼唤周鸿祎了。周鸿祎还是不够成熟老练。我就是给个解决方案,做做公益,感觉自己还挺正义的,没想到碰了监控大佬的利益。」

周鸿祎很坚定。

一番内心斗争后,对于当初虐童事件时的发声和决定,周鸿祎还是不后悔。

「当时企业家出来说话的不多,大家都有压力。至少我们在这个事情里没有当看客。」

产品经理周鸿祎上线了。在沟通会上,他抛给前员工和自媒体「万能的大熊」一个问题,怎样能解决摄像头侵犯隐私的问题,并得到了「人工智能」的答案。「好啊,我们怎么没想到人工智能呢?」二人继续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分析了在摄像头端、云端做人脸识别的难度和成本,并达成了应该在播放端做识别并加马赛克或者用 emoji 盖住人脸的初步共识。

周鸿祎意识到,同一款摄像头产品可能无法完美满足所有的用户和使用场景。

于是他又想到,以后摄像头可能分成三个版本,一款纯安防,不支持直播;一款面向幼儿园,只支持点对点,不支持公开直播,可以加入人脸识别,拍到小孩照片自动发给家长;一款面向生态农业和其它有直播推广需求用户的公开直播机,关闭掉声音以避免隐私泄露,铝型材生产厂家摄像头可以自动旋转,或者可以识别到人脸自动下线视频……

记者抛出了一个问题:既然威胁到了行业的利益,那么为什么不干脆颠覆它们呢?

周鸿祎说他就是这么想的,然后开始讲述十年前用免费杀毒的策略颠覆瑞星金山等安全界老前辈的故事。

「当年(对手)还是明着黑我,现在都躲在一个 90 后小女生的背后,不地道。」

家长们要看孩子,食客们要看后厨,农家乐需要低成本的方式推广。周鸿祎决定摄像头还要继续卖,水滴直播还要继续做。「最终还是在于,我们做的这件事情对用户有没有价值。」

那个精神饱满随时应战的周鸿祎,暂时击败了左右为难迷茫无力的周鸿祎。

杀不死他的,只会让他更强大。


标签:
分类:科技资讯| 发布:admin| 查看:64 | 发表时间:2017-12-14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top0713.com http://www.top0713.com/blog/
本文链接:http://www.top0713.com/blog/post/17.html

已经有 ( 0 )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你也评一评吧!  

Design By XvDesign.Com | Login | Power By Z-BlogPHP 1.5.1 Z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