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资讯网

英山作家优秀作品展·纪学军‖爷爷


纪学军:湖北英山金铺人,现寓居上海。系《作家新苑》《诗果报》《文学犀评》主编。以写小小说出道,兼习其它文体。作品常发省部委级报纸副刊。



                                                                                                                             爷爷
                                                                                                                                                     
   背后是黑压压的土匪,密密麻麻的土统,狂风骤雨般的铁砂弹。可爷爷仍旧固执地扛着在山洞里捡到的那支笨重而且锈迹斑斑的半自动步枪,撒开大脚片子在荆棘丛生乱石遍野的丛林中狂奔……
   爷爷此次必死无疑了。可这正值人生二十的大好年华啊,再则奶奶也正怀着我的父亲。想不到朝鲜战争结束没有多久,爷爷竟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奶奶以及父亲面前。
   爷爷说:那支枪其实锈得屁用都没有。顿一顿又说:却是我献给党最……最……贵重的礼物。
   爷爷说:党给我饭吃,给我衣穿,教我识字……
   爷爷接着说:是党救了我啊!
   党给了爷爷工作。退伍后,爷爷孤单辗转多个城市,历经风风雨雨,到六十岁的时候退了休。和爷爷一起从四川回到乡下老家的,是二十多个不同版本并且已经泛黄的《毛主席语录》以及一大摞荣誉证书。爷爷把它们视为珍宝。



   那是1990年,爷爷在岗时的工资是十一级半,退休金每月一千三百元。爷爷自豪地说:厂里要不是为了树立厂长的威信,完全可以给我十二级工资。所以将我压了半级。但也是最高等级的工人了。
   我和父亲对爷爷那么有能力,在厂里却连个组长都没混上,就深为不解了。
   爷爷轻描淡写地说:妈的巴子,那厂长坏着呢。外行领导内行,还自以为了不起。我能心服吗?我能不直言拜上吗?
   父亲说:该低头时就低头吧!
   爷爷脸色倏地一变,说:老子连死都不怕,还怕他吗?
   我畏畏缩缩地说:值得吗?
   爷爷矮矮胖胖的身子忽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此时的“三寸地瓜皮”也仿佛高大了许多。爷爷斩钉截铁地说:厂长是他,但厂子是国家的。
   在困苦中磨砺如此干练的爷爷竟成“无冕之王”也就难怪了。我和父亲只好摇头苦笑。
   从此后,须发皆白的爷爷就将满腔的热忱倾注在父亲为他安排的“工作”上——放(饲养)牛。不下半月,一头瘦骨嶙峋的老牛竟被爷爷侍弄得膘肥体壮,油光水滑,仿佛返老还童一般。
   只是厂里不再准时给爷爷邮汇退休金了。而且数目一月少于一月,甚至已跌入三百多一点的历史低谷。我劝爷爷打个电话或者亲自到厂里走一遭,必要时还可以请律师帮忙……爷爷总是微微一笑,立马应和着:可以……应该……然后慌慌张张急急忙忙地往外走……


   俗话说,人老百病发。时好时坏的疝气病,终于把倔强耿直的爷爷折磨得直不起腰了。医生说要住院开刀,可费用惊人啊。而爷爷已经半年没有领到退休金了。父亲东挪西借,也只凑足半数。
   父亲说:走,我送你回厂。
   我连声附和:对,躺在厂里看他把你咋办!
   一瞬间,爷爷竟奇迹般地挺直了腰身。右手指着父亲的鼻子,颤颤地抖……须臾间解变方向,重重地扇在我脸上,继面大发雷霆:
   我这个又矮又不识字的人,又当了兵,又安排了工作,是沾了谁的光?享了谁的福?虽然退休了,但还是为家里做事啊。生儿不是为了防老吗?再则,你们长手又是用来干什么呢?
   爷爷突然将一张皱皱巴巴的信扔在我和父亲面前,和风细雨地说:
   厂里正处在改制的困难时期,万事都有一个主次吧。上班的工人都发不出工资,何况退休人员呢。你们看看公司,他们不是有钱不发啊!

   我和父亲望着老泪纵横的爷爷,也禁不住流下痛苦而后悔的眼泪。